迈向春天,驱动《少年说》能量回归的三重推力

发布于:2020-03-25 15:35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微信公众号 传媒1号 字号:T | T

   来自北京经贸附中初一3班的李梓宁对着镜头说,「奶奶,不骗您,其实我早就会使筷子了。你不用总是担心我了,您和爷爷岁数都大了,应该多想想自己。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真实又诚恳。小梓宁的最后一句是,「以后你们就依靠我吧」。

   同校六年级7班的寇梓堃站在高处向父母及同学们诉说着自己前不久被查出患有心脏应激,「如果不及时医治,后果会非常地严重」,冷静又成熟。与台下父母的泣不成声并立的,是小梓堃用稚嫩却有力的声音说,「没有什么事情会打倒我,我真得不害怕」。

   这是来自目前正在回归的《少年说》第五季的片段。春暖花开,向阳的少年释放着温暖的正能量。

   作为湖南卫视《少年说》的总制作人,孔晓一在一次采访中坦言,「在做《少年说》之前,我对00后没有太大的了解,我工作室小伙伴大多是90后。我的印象可能只来自于偶尔看到的一些媒体新闻,其中很多还是关于00后不懂事的报道。」

   每一代人都生活在标签化的社会里,但每个小我都希望得到被聆听的空间和表达自我的空间。「00后在主流媒体上是安静的一代人。」孔晓一曾说,「但当我们前期深入学校进行为期3个月的调研和样片打磨的时候,我发现00后极度渴望直接的沟通表达。所以我希望《少年说》能为青少年提供最鲜活、最滚烫、最直接的发声渠道。这些少年在10年、20年之后将会掌握中国最主流的话语权,我们需要了解他们,他们也需要(通过相互沟通)了解我们。」

   因而《少年说》搭建起了一方扮演沟通桥梁的「勇气台」,希望借此形式去承载少年们的勇气、困惑与表达,去传递他们对于家庭、社会和国家的所思所想,进而推动还未完全踏入社会的千禧一代,尝试在自己的成长困惑中与原生家庭、教育环境和宏观社会进行和解和互融。同时通过电视媒介的语言,让更多在现阶段掌握更多社会话语权的人,了解中国少年所构成的社会切面。

平等视角的力量

   从老师和家长强势的压制,到少年真实表达的输出,《少年说》是如何营造二者之间平等的对话空间呢?

   在节目中,渴望表达的少年在台下同学们的注视下,走上台阶,站上位于高处的「勇气台」,对台下的或父母、或老师或同学进行「一对多」的喊话,希望通过表达地理空间的改变实现话语主动权的转换。

   很多登上「勇气台」的少年,抑制不住自己的紧张。深圳市南山外国语学校(集团)大冲学校六年4班的邹厉为,虽能大方自信地夸赞自己成绩优秀,却在渴望妈妈能更多地给予自己表扬时瞬间语塞,不由抿嘴。澳门濠江中学附属英才学校高二诚班的梁晟熙,本就遇事紧张的他,只为再次鼓起勇气感谢班主任的帮助。

   但是高处的位置,却无形间给了台下同学们等待和鼓励的机会。因而模式虽简单却硬核,且基本不受外部环境影响,通过少年主体意象的凸显,得以让他们展现更真实的自我。「我们谈的其实只是尊重。」《少年说》加油团常驻成员之一陈铭说道。

   形式之外,节目在品牌之下十分注重对广泛取材的深耕。《少年说》涵盖了中国不同地理纬度的各种学校类型,从北京到新疆,从公立到私立,这强调了同一世代的少年群体介入社会环境的多元性。「我们必须得承认现在孩子和孩子之间有家庭环境的分别。」陈铭说。

   因而少年群体的困惑不尽相同,既有家庭内部的二胎问题和特长班问题,学校里面的同学竞争和师生相处,也有立足当下的追星探讨,展望未来的少年理想,甚至国际学校里印度少年来中国9年而渴望有中国名字的跨国困惑,「但是我们要知道这是社会效率的来源。如果所有的家庭都是同样的焦虑,这个社会一定是裹足不前的,必须有差距才有动力。」

   强烈时代基因的注入,少年之声直指对生活的自信和对生命的热爱,是《少年说》步入第五季仍能够持续保持少年话题新鲜度的关键。孔晓一形容其为「新政新说」。毕竟,不论从社会舆论到成长角度,00后少年时代基因的培养在日益增强。从张林泓呼吁社会关注抑郁症,到关注社会问题劝爸爸给员工涨工资的尹一善,再到在律师爸爸教育下学会用证据讲事实的陈诺,如今的小小少年,眼界不止于自身成长,更强调时代共振,进而完成少年迈向成人话语空间的延展。

破圈运营的折射

那为什么要将这种打破代际隔阂的沟通形式呈现在电视屏幕上呢?
为了不负「说」。

  电视媒介呈现出的少年「说」,所「说」予和折射的对象,不仅只是「勇气台」上下的对话双方,而是希望能够送达到更广泛的社会大众,进而填补少年群体在当下社会公共空间的相对缺席。当观众褪去对少年「不懂事」的有色眼镜时,会发现他们具有非常多普惠性和全民性的社会责任感。

   为庆祝澳门回归20周年,《少年说》推出了澳门特别节目,以综艺之姿链接国家和时代,凸显关照少年对时代和社会问题的表达。当澳门濠江中学初一奋班陈心悦来到「勇气台」上向着所有同学诉说濠江中学流传下来的爱国品质时,更多人更直观地感受到了澳门与内地的同根同源。

  「孩子脸上的笑容是掩饰不住的。」陈铭说,「澳门与祖国母亲的连接让我们非常地震撼。」于此处,陈铭也代表着更多成人观众的视角。投向少年的情感震撼,是推翻标签认知的起点。

   少年们的小焦虑背后是一类人面临的社会困惑。李仁志的妈妈从事外卖配送员的工作,他希望社会能给予外卖从业人员更多的善意,职业没有高低之分,不论什么时代敬业和认真的人都值得被尊敬。展示跆拳道梦想进国家队的文静女孩寇梓堃激励着更广泛的大众培养健康习惯。10岁女孩王娅蔚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梦想和为之付出的努力背后,是所有人对世界和平的向往。穿越海峡转学到厦门的林子咏,「我来自中国台湾省」的背后寄托着少年对两岸友好未来的向往。

   诸如此类的公共话题,在传播渠道多元化和内容传播载体的更迭下,经多个媒介的破圈传播,吸引着更广泛全民大众的参与和讨论。这其中,《少年说》的融媒传播矩阵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除卫视平台外,芒果TV、抖音账号、微博话题、微信公众号等跨平台传播资源也形成有效联动,配合着本就天然适合融媒体短平快特性的喊话视频模式,节目在自来水式的话题转发和讨论中实现破圈传播。

   据统计,《少年说》抖音短视频播放量已超18亿,跻身抖音广电媒体号影响力前三名。除《人民日报》、新华社、紫光阁、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共青团中央等主流媒体从多方肯定外,包括中国空军、中国消防、国家体育总局、北京冬奥会等权威机构皆为少年点赞。少年表达在融媒体时代成功出圈,这也展现了其已经且继续成为全民性话题的普适意义。

正向娱乐的初心

   节目品牌系列成功出圈的背后,离不开湖南卫视作为平台方一直以来对价值高位和社会职责的坚守,以及内容团队对传播正能量的追求和寓教于乐社会功能的注重。

   「我们以为好的电视节目总是有较高的社会价值。」孔晓一表示,「只有以解决问题为导向,以根植社会为基础,以服务公众为宗旨,以引领思考为目标,才能做出一档好的节目。」

   基于这样的立题初心,节目通过倾听和沟通模式的搭建,既作「表达者」,将镜头对准少年群体中的人性与感知,帮助少年群体展现出他们的成长困惑甚至家国情怀,从而通过榜样的确立为观众塑造出中国少年的范本模样。

   同时亦作「引导者」。加油团中的陈铭和梁田的设置,既带动着现场及屏幕前观众的情绪,也在帮助少年群体完成表达,进而进行积极引导。

   当大连枫叶国际学校高中女校十年7班的胡伊诺鼓起勇气希望告诉妈妈能在帮自己报名参加活动时和自己商量,但却商量陷入僵局时,陈铭站出来帮忙完成了母女之间的此次沟通。当北京经贸附中高二4班的杜苡彤执念于争取第一名但却没能从妈妈在现场的引导中得以释怀时,陈铭一语中的,告诉她自信与优越感的区别,做自己认为最棒的自己。

   陈铭曾表示,「我们是非常典型的观察者。当呼唤和真诚受阻的时候,当少年的真诚表达开始有了外界的阻力、他人的目光、言语非议出现的时候,我们就把那些迷雾吹散,这是我们对自己的定位。」

   孔晓一也认为,「每一次表达,不仅影响台上台下的参与者,更是借由电波辐射扩大。我们不说教,不批判,只通过加油团的经验分享,积极引导达成正向价值传播。」

   帮助少年树立积极正向的价值观,因而成为《少年说》的立题使命,亦是节目能够在鲜有长寿节目的综艺市场上打造核心节目模式一路保鲜的规则,以及在这个迟来的春天重新出发的动力。

1号结语
   春天是花儿与少年。《少年说》在兼顾和平衡媒体性和综艺性下,勾勒出00后群体作为未来社会中坚力量期待融入社会和提供思考的积极模样,让很多人有机会重新认识何为中国少年,也借其担当与思考重新开启着新的希望,对社会,对世代,对未来。

   我们用「归来」表达对节目的期盼已久,但其实少年能量从未缺席。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争中,这些被举国呵护成长的一代,已化身成为保护国家和人民的主力军,站在前方,奔跑接力。2020年,第一批00后年满20岁。我们期待从他们的表达中寻找更为具象的青春梦想,与更富信心的未来可期。《少年说》第五季已于3月22日起每周日到每周四19:30在湖南卫视播出,敬请守候。

编辑:sally

分享图片: